陳慧琳自傳第五章---不歸路

四年的大學轉眼已過, 我決定回港找工作. 七月份打算先找一份暑期工, 看自己適合做什麼. 當時媽媽有一個朋友是在Production House工作, 我本想應徵做員工, 可惜當時沒有空缺, 對方反而叫我Casting, 結果我被唱片公司看中, 與張學友一齊拍卡拉OK, 在無心插柳之下, 我便走上娛樂圈之路. 一個月之後我又接拍了新廣告, 剛巧在上海拍攝, 回到我祖籍的地方, 感覺那堳頇.

在拍廣告期間認識不少圈中人, 其中有兩個廣告美術指導有以把我介紹給UFO的執行董事鍾珍認識. 而泰迪羅賓的製作公司也叫我去寶麗金試音, 當時我真的考慮了很久, 到底應否娛樂圈呢? 因為我怕辛苦, 但這種辛苦絕非勞動方面, 而是當一個藝人所受的精神壓力, 但細心考慮, 如果因為害怕而拒絕, 無疑太懦弱了. 我想試一試自己的能力可以去到那. 而且正東(編註:正東屬於寶麗金集團)及UFO都是行內有實力的機構, 跟他們簽約有一定的保障, 歌,影可以雙管齊下. 事實上唱片公司的Planning很好, 按部就班, 經理人鍾珍又安排我在UFO的電影中演出, 令我有個好的起步, 真的要多謝他們的幫忙.


戲中戲

第一部戲<仙樂飄飄>便夥拍郭富城. 與天王做對手是否有壓力? 我可沒想過這問題, 只怕自己演得不好, 連累了導演苦心經營的作品.

戲終於完成了, 感覺拍戲令人相當疲倦, 因為等的時間比真正面對鏡頭的時間要長, 有時更由朝等到晚, 晨早七點要做好準備, 可能到晚上十一點也沒拍好一個鏡頭. 因為拍戲很難預料時間, 但是戲拍完後自己再看一遍時, 感覺很得意, 唯一不滿的是自己的面太肥了, 講說話又緊張, 說得太快反而說得不清楚.

今年第一部戲是李志毅的愛情片<天涯海角>, 驟聽似是苦情戲, 而劇中我亦是一個患絕症的女孩, 但她非常堅強, 所以戲中我是不用哭的. 當然, 演這個角色有一定的難度, 因為要揣摩垂死的人的心態, 在演出前我看了不少電視劇及電影作參考, 盡量把自己的感情完全投入這個垂死女孩的角色, 可說打破固有的戲劇模式, 她雖然知道自己生命短暫, 但反而充滿希望, 比別人更努力地掙扎求存, 並在死前努力做事, 以肯定自己的存在是有意義的.

正因為這個角色, 我亦曾反思生存的意義何在? 其實最重要是對得起自己, 活得開心並且不要做令自己後悔的事! 所以我珍惜生命, 不會玩割脈等殘害自己的遊戲, 危險的運動如滑雪我亦不敢嘗試, 但海洋公園的過山車我仍會玩, 因為安全設施充足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