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 事業 Baby Face

世事無絕對.

Baby Face 的孫耀威原來是不折不扣的傳統男人, 年紀還輕的他早已擁有一顆堅持執著的心, 既為家庭負責也為事業盡力. 如斯固執堅忍的年輕人, 或許在欣賞他絢爛外表的同時, 也該替他的信念喝采.


兩位重要女性

曾經看過一篇台灣報道, 內容說孫耀威難得陪家人過農曆年, 可是愛玩愛鬧的大妹卻在英國未能回港, 令他隱隱覺得遺憾.

"我有兩個妹妹, 大妹跟我是同年的, 而小妹則比我細8年, 所以自小與大妹的感情特別好. 她向來性格開朗, 甚麼事都大笑一頓, 在親人團聚的節日堥S有她份兒, 頓覺家塈N清了不少."

"送妹妹到英國讀書是我的主意, 自小我們便夢想到外國升學, 可是媽媽一直不批准. 去年她獨自申請考到好學校, 我便說服媽媽讓她出去闖闖, 學費由我一力承擔."

"坦白說, 妹妹學費成為我支出的大部份, 女孩子去到那麼遠我也不放心; 但既然她有心, 我便盡量幫忙, 也當作圓了自己的心願, 看見她讀書叻我己經心滿意足. 兩個妹妹始終會嫁人, 我希望她們留在家的日子永遠是開心快樂."

"身為大仔, 家庭沒有給我壓力, 但自覺也要為屋企負責任, 有義務照顧家人."

孫耀威形容與家人關係一直緊密, 但近年經常早機來晚機去, 自己自立獨居, 與家人相聚機會日益見少.

"媽媽和我每天至少通一次電話, 無論在香港, 台灣, 新加坡... ... 天涯海角都不會變改. 每趟接到媽媽的電話就很溫暖, 深深地感受到不可切割的親情."

"愛心電話" 的威力實在無可估計. 去年孫耀威在台灣舉行歌友會慶生, 唱片公司特地接通孫媽媽的長途電話於會場播放, 結果孫耀威再聽見媽媽及妹妹的聲音, 便急不及待紅了眼睛, 即席表演一幕 "淚凝於睫".


香港非常重要

為孫耀威 "埋單計數"去年成績, 明顯地東南亞(尤其台灣)的發展較諸香港來得理想, Eric也承認:"我認為付出幾多和回收幾多, 是正比的.

"東南亞市場經營日子比香港長, 而香港只是去年2月才正式發展, 當時要分心讀書, 不似其他新人可以經常曝光, 唱片也延誤至10月才推出, 時間上的差誤令成績大打折扣."

雖然香港市場成績未及其他市場突出, 新人獎又敗於古巨基手下, 不過孫耀威對香港絕不會放棄.

"香港是我的地方, 廣東話是我的母語, 無論唱片的成績怎樣, 滿足感都是最大的."

面對自己由台灣回歸並未造成"郭富城現象", Eric冷靜地分析:"當時我只是踏入樂壇半年的新人, 各方面都未成熟, 怎樣跟一位資歷深的藝人比較呢?何況屬天王級人馬, 我跟他是有一段距離的, 新人應該從多方面吸收經驗, 而不是盲目跟人比較."

孫耀威打算今年將市場範圍縮緊在港, 台兩地, 特別是成績較弱的本地市場更會全力催谷.

"香港對我來說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孫耀威肯定地說.

不經不覺, 孫耀威離開中大剛好一年. 回望過去365天, Eric不諱言懷念讀書的日子.

"現在無聊都會返去睇下, 探朋友, 又或者返去撳ETC, 畢竟從前每天都在中大度過, 一段路一塊石都載滿同憶.

"學校生活很單純, 不似工作每日要面對好多人, 唔湓ey都要接觸. 讀書時揀朋友可以有選擇性, 自我一點亦無所謂.目前無疑是較辛苦, 但人要長大, 不可永遠停留在同一階段上.

"假如去年未能畢業, 我現在一定很彷徨, 寧願放棄唱歌也要重讀."

懷緬不太遠的前事, Eric感慨地說:"讀書無論點辛苦, 都係一個快樂世界."